人物独家专访高峰:我不是坏人 浪子也有归途

  凤凰体育讯 2015年3月9日,对于很多人来讲,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,然而对于前国脚高峰来讲,实在是糟糕的一天。因为众人皆知的“殴打出租车司机”事件,高峰在那一天平生第

  退役后的高峰也没从大家的视野中消失,除了经营好自己的公司之外,业余生活也相对丰富。用他的话说“我现在就不缺时间”,退役后他开始信佛,每年都会定期去普陀山烧香礼佛。今年3月底,他还去雍和宫拜见了92岁的活佛嘉木扬图布丹住持,后者是佛学界的权威之一。

  此外,高峰之前也参与了不少娱乐节目,另外就是定期的和梦舟足球队的队友们踢踢球,其中包括孙楠、井冈山、文章、郭涛等一些娱乐明星,也包括江津、黄健翔等一些和体育沾边儿的人士。

  好朋友文章在2014年因为出轨事件也是麻烦缠身,一度压力很大,谈起这些事情,高峰说到:“小文啊,他当时出事儿之后,说归说,但作为朋友来讲,咱们不能落井下石,只能接纳他,作为朋友,你不接纳他,谁接纳他,朋友有难你不帮,你觉得你还配当他朋友吗?再说,这是人家的私事儿,媒体也爱煽风点火,夸大其词。这点我深有体会,我踢球那会儿,有一次训练结束,一位记者和我面对面走过,我当时什么都没说,只知道他是记者,嘿,随后就出现一篇采访,说我高峰说了什么什么,过两天又说王俊生说了什么什么,后来我和王主席碰面儿一聊,发现我俩根本没和这记者说过这些话。”

  采访一直在继续,我们从足球聊到社会,从汽车聊到房价,聊到中国大地天南海北每天发生的种种。期间我们提起著名作家、钱钟书夫人杨绛先生的去世,他朋友说到:“人家都说,管她叫先生,是对一个女人最高的认可。”

  窗台上一台70年代的小电视引起了高峰朋友的关注,也勾起了高峰以前的回忆。“这个电视是我小时候才有的,你们都是80后,没见过。当时村子里谁家要是有一台这电视可了不得了,可算是贵重物品,不看的时候都得锁到木柜里,买的线万块钱差不多。即使现在,很多人也不会花5万块钱买一个电视吧?我小时候家里穷,买不起电视,父母一个月工资才38块钱,当时几岁时跑到人家去看电视,一回两回行,后来人家一不高兴就拉上帘儿不让看了,我以后也就不去了。”

  踢上职业联赛后,随着收入越来越多,高峰也逐渐改善了家人的生活条件,再也不用担心出现想要的东西买不起的情况。十几年前,高峰陪她姐姐去买羊肉,过马路时峰姐突然看到身边开过一款车,当时顺嘴儿提了一句“我要有一辆这车该多好。”“你看好了?买呗!”

  第二天一早,高峰开车拉着他姐姐去了4S店,这款车当时价格26万,差不多是他姐姐将近10年的工资收入,“哎,太贵了,咱们走吧高峰,不买了。”高峰问到:“你就告诉我你看没看好?”“我不想买了”,峰姐头也没回,直接离开了4S店。随后高峰二话没说,赶紧去把钱交了,根本顾不上像平常人买车那样向销售人员问东问西,考虑买这辆车值不值,贬值严重不严重,以后保养会花多少钱。几分钟之后,高峰出来看到站在门口的姐姐,只说了一句:“现在咱们回家还是去哪儿?车买完了,三天后提。”

  “我就这一个姐,我俩小时候一起过过苦日子,不给他花给谁花?别说是我姐,我姐夫,我外甥,他们的事儿我都会管,这没的说。无论是我姐还是谁,只要是家人张嘴说出来的事儿,无论花多少钱,我必须给办,爱咋咋地。”

  高峰对待父母和姐姐是出了名儿的好,出钱出力,吃的用的玩的,样样满足。“这都是应该的,他们以前生活过得苦。”

  退役后,高峰在家里养了几条狗,几只猫。也种了不少绿植,偌大的家看起来像一个植物园。

  说起现在的经济情况,高峰开玩笑的说到:“我现在就是砸锅卖铁养家呗,哈哈,如果连人都养不起,我肯定就不会养狗养猫了。你要问我有没有养家的压力,我之前就说过,我不知道什么是压力,每个月家里花多少钱,以及个人的生活开支我心里都有数,香港马会2020开奖结果查询,想要啥能有啥就行了,没出现过问题,至于缺不缺钱,钱肯定谁都缺,但赚多少钱才叫多?够花就行了。”

  “嗯,08年就卖了,换了一个。当时卖了800万,放在今天可能会值5000万。当时我有事儿想短期个租房子用,已经和房东谈好价格了,一个月5000,当天原本要签合同的,看房时房东突然问我你是不是那个踢球的高峰?我说,是,结果房东说你第二天再来签合同吧,结果第二天我去的时候,他就把租金给我涨到7000!”

  高峰也开过饭馆,开过酒店,也为父母投资开了一家餐厅,每次遇到朋友过去,只要高峰在,直接免单,高峰不在,只要接到朋友去自家店里吃饭的电话,高峰也会吩咐店里人别收钱或者打折,这一度让他们家辛辛苦苦、朝九晚五天天在店里盯着的老爷子有些为难。

  “无非就是吃顿饭的问题,我要不知道咋都好说,既然我知道了朋友要来,你说他们来了我能让人花钱吗?有了这几百块钱我也富裕不到哪去,没有这几百块钱我也不会穷到哪去,我这人总爱不好意思,做不了生意。”

  仗义轻财的高峰不适合做天下任何一门生意,直来直去的他不屑于应付商场上的尔虞我诈,要玩起滑头他甚至还不如天天去早市买菜的老太太。

  从最早工体南门的涮肉店,再到沈阳的酒店最后都因为经营不善告终,据他本人透露,沈阳的酒店赔了600多万。浪子为人仗义,重情义在圈内尽人皆知,2012年8月,前足球解说员、他梦舟足球队的好搭档陶伟突然去世,让高峰十分难过,“那天我哭了一晚上”。

  “从1988年开始,只要是哥们儿朋友找到我,能帮的忙我都帮,没说过一个不字,我这人愿意听信朋友的话,无论是投资还是别的事儿,总是哥们儿你说怎么弄就怎么弄。”这符合高峰的性格,就在采访结束第二天,当记者致电高峰表达谢意时,电话那头传来的是“没事没事,别客气。”

  单纯简单的浪子愿意相信朋友,比起哥们儿感情,高峰把钱看的很轻,对斤斤计较、锱铢必较的人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包容。但当时的高峰或许没意识到,在利益面前,铁哥们儿也会生锈,任何人都是可以出卖的,只不过朋友和老板的价码要相对高一些。

  很快,这一点便在高峰身上得到了验证。几年前,他曾被自己的贴身司机骗走95万,原本属于自己的钱被挪用了,现在连人都找不到。

  “我当时对这事儿也没太在意,只是告诉他钱的事儿你帮我盯着点儿付款方就行,结果过了一年之后,我无意中想起付钱这件事儿,给付款方打电话才得知,原来人家早就把钱给他了。”

  “很多人都说我对朋友比对自己家人还好。我家人也和我说过,高峰你这样出去容易被人骗,我不会撒谎骗人,其实大家都是成年人,你说谁傻?如今这世道有傻人吗?我有些事儿只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,并且我始终愿意相信朋友,骗我一次可以,但我不会让他骗我第二次。我高峰尽管有这样那样的缺点,但我敢拍胸脯说,我从没骗过朋友,有谁能真正做到不骗人?有些人天天跟我谈做人,但始终不知道怎么做人。”

  2011年,高峰与自己体校的同学范春玲结婚走在了一起,“我有一个非常爱我的女人。”

  在高峰呆在看守所的半年里,家里外面种种事儿都落在了妻子一个人身上,在遇到困难时,这位平时很少抛头露面,被高峰保护的很好的女人站了出来,扛起了所有的重担。“你说我当时候进去了,家里人着不着急?我能理解我媳妇当时的心情。”

  大大咧咧的高峰不太会说甜言蜜语。“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,男人要是总说我爱你这类的话特别没意思,老爷们儿必须要能扛得起事儿,无论多难,遇到事儿别躲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有一天媳妇儿春玲提出要吃酸菜馅饺子,从来没下过厨的高峰亲自走进厨房,照猫画虎为妻子包饺子下锅,结果煮出来无论是味道还是品相都不错。

  “我不会,但我可以自己琢磨,自己学啊,啥东西不都得学嘛,我跟你们说,运动员实际上很聪明,尤其在干一些需要亲自动手的活儿时,很容易学会。无论干啥,只要你相信我,我就会还你一个意想不到的奇迹。”

  谈到未来的日子,高峰干了一杯啤酒后调侃到:“有什么计划,像我们这种有罪之人,踏踏实实的生活,能为家人,为朋友,为社会做点什么事儿就做点什么吧”

  采访足足进行了3个多小时,我们与高峰聊了很多,包括“喝酒打架”、“进看守所”等负面话题。在社交软件发达的今天,谁都可以随时出声,如果想毁灭一个人,首先会在道德和精神层面把一个人摧毁,处在低谷中的人往往会被推向更深的低谷。当时面对成吨的压力,浪子并没有被压垮,而今天提到过去很多负面经历,高峰也没有回避。

  无论对于高峰还是普通人来讲,不管以前经历过什么样的灾难,只要肯回头,上天总会留下一条路让你走下去。

  “无论以前还是今后,甭管发生什么,好事还是坏事,只要是我高峰干的,我都会承认,都会承担,这和年龄没有关系,和男人女人也没有关系。你知道和啥东西有关系吗?”